你是年少的欢喜 你是年少的欢喜第四十一章 争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简介

《你是年少的欢喜》是作者令狐冲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秦烈 周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本漫画连载中小说你是青春年少的欢欣讲诉了主人公秦烈周灿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皇甫冲浪的钟情巨作,你是青春年少的欢欣精挑篇章:陈春雨愣了一下,任凭周灿把胸针拿过去的,别在她的胸前,蝴蝶的身子是由绿色宝石镶有,与白色珍珠的配搭相得益彰。周灿从医院离开,买好了礼物回家。。...

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你是年少的欢喜第四十一章 争吵全文阅读

你是年少的欢喜第四十一章 争吵

五月十二,母亲节。

周灿从医院离开,买好了礼物回家。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经过邵妈妈的事情,她越发感觉亲情的重要性。

陈春雨的脾气再火爆,骨子里还是疼她的,比如今天,知道她要回来后,就亲自下厨烧了一大桌她爱吃的菜。

饭后,周灿把礼物递给她,她含笑接过去:“算你有心。”

打开包装纸,蓝色绒盒里面躺着一枚珍珠胸针,简洁大气的样式,很适合陈春雨风风火火的个性。

她拿在手里,看样子就很喜欢。

周灿笑盈盈的说:“妈妈,我帮你戴上吧。”

陈春雨愣了一下,任由周灿把胸针拿过去,别在她的胸前,蝴蝶的身子是由绿色宝石镶嵌,与白色珍珠的搭配相得益彰。

“真好看。”周灿赞叹一句。

陈春雨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她本身就是那种五官英气的女人,利落的短发别在耳后,一丝不苟,她不太刻意保养,但就是不显老的那种脸。

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脂粉,很素净,眉目间干练的气质一览无余。可以说,她的脾气和这张脸一点都不搭调。

周灿靠在陈春雨的肩膀上,握着她的手:“我说的是我妈妈真好看呀。”

她好像很少这样靠在妈妈的怀里,印象中只有小时候偶尔会这样亲呢。

陈春雨很少允许周灿这样与自己亲近,总觉得腻歪,而周灿从小就很羡慕那些可以在爸爸妈妈怀里小朋友。

她的身子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周灿,只能轻轻推她一把,言语里带了一点柔软:“这孩子,发什么娇气。”

周灿故意往她肩膀上蹭了蹭,就是不放开,陈春雨也没再动,喊了声:“王妈,切点苹果吧。”

不一会儿王妈端着一盘水果上来,苹果最多,还有一些其他搭配。

“谢谢王妈!”周灿说着拿起小叉子,拈了块苹果送到陈春雨的嘴边。

陈春雨对周灿这样谄媚的样子,心里飘过四个字,糖衣炮弹。

“你这丫头,说吧,是不是惹什么祸了?”

周灿一愣,自己在亲妈心里是这样的形象吗?她已经很多年不惹祸了啊!纯粹只是想腻歪腻歪啊!

“妈……有你这么说自己闺女的吗……我不是想让你多享受点天伦之乐。”

像邵妈妈说的,以后买个大房子,大家住在一起,一定会很热闹。

陈春雨笑着哼一声,拍拍她的头顶:“天伦之乐?你不气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她猛然想起来之前让周灿去相亲的时候,转而又提起来。

周灿哭笑不得,她怎么还没忘了这事儿,无奈再次提醒:“那个,妈妈,我之前说过了,我有男朋友。”

陈春雨递给她一块苹果,神色如常:“我也说过了,家世不匹配,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啊?我跟东宁感情很好,他对我也很好,他爸爸妈妈都是很好的人的。”周灿认真道。

陈春雨心想,家世背景她以前也没想过,直到嫁给周成山生活了几年后。

她现在的日子过的还不够凄惨吗?所以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再陷入这样的悲剧。

她已经没有希望了,可周灿不行。

“男人花言巧语,得到你之前千依百顺,温柔体贴,这种套路我比你懂。”比如年轻时候的周成山,巧言令色,端的是多么温文尔雅的样子,现在呢?

“他不是这样的人!”她努力的争辩,激动的苹果都忘了吃。

陈春雨轻蔑的笑道:“那是因为还没得到你!灿灿,我把话放在这里,你要嫁给他可以。”转而凌厉道,“除非断绝母女关系。”

周灿几乎是毫无防备的被她这话打击到,断绝母女关系?她怎么能够轻易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激烈!您知不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多让我难过!”

陈春雨定定的看着她,眸子里的水光一闪而过,语气上却仍然强硬:“那你去找个可理喻的来当你妈!”

“您说什么呢!”周灿最后一句,几乎是咆哮出来,她看着陈春雨,似乎一点都不为她的难过所动。

她本来想趁着母亲节,让妈妈开心一点,可她为什么要一次比一次说的难听,什么伤人说什么!

“怪不得爸爸不喜欢回来。”周灿的声音很小,在空旷的大房子里却异常清晰,她刚说完其实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俩耳刮子,抬眼往陈春雨那里看去。

“啪!”重重的的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那声音清脆又很沉重,甚至还有回声回荡。

周灿懵了,陈春雨也懵了。

王妈匆匆的跑过来,拉着陈春雨,一边劝周灿。

“灿灿啊,可不好跟妈妈这样说话,快点道歉!”

周灿自知口误,原本心里也懊恼不已,一边抚了抚脸,一边张口:“妈……”

话刚开口,被陈春雨狠狠的打断,她的语气冷硬:“少拿这种东西来讨好我!滚!”

说着,将胸前的蝴蝶胸针扯下,然后狠狠的扔到了墙上,使它瞬间粉碎。

周灿眼瞅着那枚蝴蝶四分五裂,心痛如绞,她看了一眼陈春雨,没再说话,红着眼跑了出去。

她对陈春雨,从来没有这样失望过。

“灿灿……”王妈喊她,又看看陈春雨,来回又在衡量到底应该先安慰谁。

最后气得对陈春雨说了句:“太太啊!你说你这是……明明高兴的很,怎么又成了这样。”

随即赶忙追了出去。

陈春雨僵硬的身子,忽然间像灵魂被抽离,浑身瘫软,脸上那一层冰冷的假面慢慢消失。

她双腿跪地,看着撒乱一地的珠子,什么强势,怒吼统统化作一腔悲鸣,她缓缓向散落一地的珠子们挪动过去。

然后一颗一颗的捡起来,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一个不小心滑落出去。

那个翠绿色的蝴蝶身子断成了两截,不管她怎么努力的拼凑,仍然有一道丑陋的裂痕,怎么对都对不上。

眼泪毫无征兆的落在地上,陈春雨双手捧着一堆残碎,在这个又大又冷清的房子里,无声的抽噎。

她怎么……又搞砸了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