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个书生万户侯 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简介

《若个书生万户侯》是作者许昭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官道跑进水边,身后的妇人赶快叫道,“休要顽皮,官道上有马,赶快下去。”十二三岁的孩子,恰恰顽皮的时候,哪里有人肯听她的话,闹哄哄着跑进远处。  干得发白的官道上,远远超过地也可以看见了扬着的尘土,一匹高头骏马飞驰而来。立刻坐着一个公子哥儿,紫袍黑带——《罗耶遗史齐羽传》。...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一全文阅读

  罗耶三百一十五年,罗耶大将齐羽奉命领兵东征己巳,大破敌军,斩首五千,追敌三十里。王大悦,赐其大将军之职,位极人臣,齐家显赫一时。

  ——《罗耶遗史齐羽传》

  春色盎然,娇红翠绿,甜香盈盈,暖风拂面。郊外的荒野,踏春的人络绎不绝。穿着春装的少女提着裙摆,赤着脚踩在清亮的水里,暖暖的溪水从脚踝处流过,波纹荡漾,有些痒痒的。一些慷慨之士击箸而歌,高唱古曲以抒报国之志。

  一群儿童笑闹着跑商官道,又从官道跑向水边,身后的妇人赶紧叫道,“休要淘气,官道上有马,快快下来。”十一二岁的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哪里有人肯听她的话,哄闹着跑向远处。

  干得发白的官道上,远远地可以看见扬起的尘土,一匹高头骏马疾驰而来。马上坐着一个公子哥儿,紫袍黑带,富贵逼人。再看那人儿,却生的瘦弱不堪,面色苍白,阳刚之气全无,倒有八分像个女子。只骑了一段路,却已是虚汗淋漓,气喘吁吁。真是个,虽是显贵富家郎,却无半点享福命。

  这少年名叫薛换,是城中首富薛老爷家中的幺子。这薛换自幼体弱多病,摇摇晃晃,用药吊着,竟然也活到了现在。他在家里受宠,凡是尽依他来,养成了一副刁钻的脾性。今日游春,薛府上下没有一个人不叮嘱他,万万不可骑马。但是他刚一出城,就硬是抢过了侍儿的骏马,一路飞奔而来。

  他的身子骨,怎么能禁得起这样的颠簸!勉强撑到这里,是再也撑不下去了,身子一歪,就要掉下马来。胆小的人已经捂住了眼睛,这一掉,普通人都难保住一条命,更别说这个病公子了!

  身后的侍儿大叫着赶上前来,已经来不及了!这薛换要是真的掉了下去,那也就没了以后的是是非非,省得再遭一番罪,偏偏他命不该绝!人群中忽然有一道白影窜了出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将他抱起!

  薛换的脸吓得惨白,哆哆嗦嗦地站立不住,身后的侍儿赶紧将他扶好,他这才抬头去看是谁救了他。“不知公子贵姓!薛某还要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白衣男子名叫齐羽,是军中的一个千户。为人豪爽不羁,在军队中人缘极好,长得是潇洒俊逸,极得周围女子的爱慕。齐羽身高八尺,一般男子在他身边都有些自惭形秽,着薛换站在他身旁,倒像个小奶娃儿!

  齐羽朗声一笑,大声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公子不必言谢!在下齐羽,是军中的一个小小千户!”薛换的哥哥是军中的大将军,一个小小千户,在他眼中算不得什么!虽然对齐羽稍稍有些心存感激,但是却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恩。

  “齐公子,可否请你到我齐府一去,好让在下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薛换客气地说道。齐羽一眼看出了他的真正心意,他也不愿意和这样的富贵人家打交道,便也就顺了他的心意,笑着说道,“如此小恩小惠,何足挂齿!在下还有军务在身,怎么敢劳烦公子!”

  薛换是什么样的性子!人家越是不肯答应,他就越不甘心。这个齐羽,好没眼力!只有他薛换拒绝别人的份,什么时候有人敢不卖他的面子了!薛换眉头一皱,就要使性子。齐羽向他一抱拳,带着几个兄弟有说有笑的走了。

  薛换将手中的马鞭愤愤一摔,身后的侍者懦懦不敢出声。这个薛公子,年龄不大,脾气却不小,对待身边的侍者,动辄打骂,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齐羽也没有了踏春的心思,手臂一扬,就要回去,身后的侍者悄悄拍拍胸脯,赶紧收拾好东西跟在他的身后。

  薛换是家中的幺子,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全都视他为掌中珍宝。他体弱多病,全靠药来养着,幸而父亲和二哥都是从商有道之人。

  薛换一进家门,就被拦住。“你今天是不要命了吗?你是什么样的身子,竟然也敢骑马!若是真摔出一个好歹来,你让我们怎么办?”薛芜是薛换的姐姐,比他要大上三岁,已经出阁了,今日和夫婿一起来薛府小住几日。

  薛换生的是唇红齿白,而薛芜的相貌也只是中人之姿,性子也少了一份女性的温婉。薛换虽然有些不愿听这些教训,但是,却也只能去讨好她,薛芜性子虽然不好,但是却极其疼他。

  “又没有什么事。”薛芜知道他是想息事宁人,便也就顺了他的意思。“对了,今天的那个少年,怎么没有同你一起回来?”

  薛换想到齐羽潇洒的模样,心中隐隐有些厌恶之感,这种人,有什么好问的!想到这里,他撇撇嘴,不屑地说,“只是军中的一个小小千户,有什么可问的?许是觉得自己身份低微,不想和我薛家有所牵连。”

  薛芜听他这样说,也不好再问什么,拉了他的手,“今日难得一家人团聚,快快回房整理一下,马上就要吃饭了!”

  齐羽在军中也是小有名气,他为人仗义,军中的人都爱和他交往。尤其是一些小兵,听到他已经到了弱冠之年,却还没有娶妻,急的好像是自己没有娶到媳妇一样。

  “齐千户,这是我妹妹给我寄的家书,你看看,这字多么娟秀,她的人长得也是清秀可人,齐千户,这一仗打完了,我带你去我家一趟吧!”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兵拿着一封信跟在齐羽的身后,他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齐羽只能无奈地笑笑。

  “会写信有什么了不起?女子无才就是德!齐千户,我表妹啊,农活样样都会干,种菜,挑水,养鸡,样样拿手,你要是取了她啊,什么都不要你干,保管把你伺候的跟大爷似的!”人高马大的杜秧一听见江唯在齐羽面前夸奖他妹子,心里就不舒服。

  “呵!按你那样说,齐千户倒不如去找一个老妈子回去,一样可以种田挑水!哼!”江唯不屑地冷笑,转脸又朝着齐羽笑开了,“齐千户,小妹不仅会吟诗作赋,还烧得一手好菜,女红更是不在话下!可称得上是秀外慧中,温婉可人!”江唯说完,朝杜秧一扬眉,神情得意之极!

  杜秧个字虽大,却不是没脑子的人,不然也做不了齐羽的心腹。这个江唯,平日里就爱处处与他做对,今天又是这样!他暗暗冷笑,今日一定要让他好看!

  “吟诗作对!你是在嘲讽千户不识字吗?”齐羽身世不好,参军极早,大字不识一个,这事军中人人都知道,也没人来笑话他。江唯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杜秧却故意歪曲他的意思。

  “好你个杜秧!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明知道我没有嘲讽千户的意思,却故意要这样说,这还得了!你只是个小兵,就敢做这种打压异己的事,若是有一天得势了,那还得了!”江唯是什么人?军中出名的难缠,杜秧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杜秧急得抓耳挠腮,就怕齐羽误会自己!齐羽颇为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这江唯,他都不敢随意搭上他的话,唯恐上了他的当。杜秧这小子虽然不笨,但是和江唯比起来,终究是差了一些。

  “好了,你们都没事要做了吗?在这里吵架!”杜秧和江唯呵呵一笑,谄媚异常。“千户,您看,我们不是在关心您的终身大事吗?您是不是......呵呵......您看......”

  齐羽板起脸,呵斥道,“像什么样子!以为说几句好话就可以逃掉今天要干的活了吗?还不快去喂马!”杜秧不死心地小声说道,“可是,千户,我表妹?”不说还好,齐羽一听这话,当头给了他一下!“娶妻!像我这种军人,随时都会死在战场上!谈什么娶妻生子!”

  杜秧和江唯一看见他要发脾气,吓得赶紧溜之大吉。齐羽的脾气虽然为人和善,脾气却不见得有多好,平日里也没人敢惹他。

  齐羽无奈地看着这两个人的背影,两人边走边吵,闹了半天还没进马厩。“喂,你们俩又在吵什么?怎么,想挨军棍吗?”看着他们狼狈的身影,他忍不住笑笑。

  不是没有想过他们说的问题,但是他却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怎么敢向一个姑娘许诺什么誓言,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战场上。他不会轻易谈论婚姻的事情,如果说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抬头看向一边的幕帐,那里是大将军所住的地方。

  在罗耶,虽然贵族的势力极其强大,尤其是那些封主,一旦得势,很难再拔除,因而上位者都会在即位之前就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现在的王,已经是垂垂老矣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