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个书生万户侯 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简介

《若个书生万户侯》是作者许昭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服往水里一放,再捞出就拿来晾了,直到晾干了后,依旧是一块块的污渍!  齐羽每日穿着这样的衣服,都要被身边的同僚笑话老半天,索性自己洗衣服,虽然时间很紧,也不好过被人取笑,  薛换现在的在军中的日子,虽然比不上在家里,虽然却是吃吃喝喝不愁。这薛换的身体还是那副样子,幸而齐羽在军中的职位又升了一级,可以在身边安排一个士兵专门负责他的衣食起居。他将薛换安排到了自己的身边,薛换也就不用去参加平日的训练,每日只要帮齐羽整理一下内务就可以了。。...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四全文阅读

  军中的日子,每一日都是重复,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不是训练就是做自己分内的工作,偶尔的娱乐时间也只是在上位者的生辰。

  薛换的身体还是那副样子,幸而齐羽在军中的职位又升了一级,可以在身边安排一个士兵专门负责他的衣食起居。他将薛换安排到了自己的身边,薛换也就不用去参加平日的训练,每日只要帮齐羽整理一下内务就可以了。

  他从来没有洗过衣服什么的,更别说是伺候别人了,什么都做不好。洗衣服的时候,直接把衣服往水里一放,再捞出来就拿去晾了,等到晒干了之后,依旧是一块块的污渍!

  齐羽每天穿着这样的衣服,都要被身边的同僚笑话半天,干脆自己洗衣服,虽说时间比较紧,也好过被人嘲笑,

  薛换现在在军中的日子,虽然比不上在家里,但是却也是吃喝不愁。这些天里,也不怎么发脾气了,军中人人有事,没有人有时间和他拌嘴,他每每一生气,就只能自己唱独角戏。久而久之,他也自觉无聊,渐渐收敛了一些。

  每天早上,齐羽都会起的很早,他是专门负责伺候他的,自然也要早起。从前在家里,他都会睡到日上三竿,现在每日都要鸡鸣即起。偶尔起来的迟一些,还要忍受齐羽的冷言冷语,说来说去,也只是说他还是少爷性格,什么都不懂,注定一生无用!

  他自然是不服气,齐羽有什么资格训斥他,他只是军中的一个参将而已!谁说他是大少爷性子?他定要叫那些人好好看看!他每日睡觉之前,都会痛下决心,明日定要叫那些人刮目相看。但是一觉醒来,他就不知自己下过什么豪言壮志了!

  “今天就要出征了,快点起来将东西都收拾好!”齐羽一早起来,看见薛换还在睡着,伸脚将他踢醒!昨夜明明已经提醒过他,今天大军就要出征己巳,他竟然还能睡的这样安稳。

  “这次出征,还不知但能不能回来,本来是不打算带着你去的,你的身体太弱,估计还未走到那里就要死在路上!但是你已经入了军籍,又是我的手下,只能跟在我的身边。”若是把他留下来,以他的脾气,估计只能被军中的人乱拳打死!

  薛换不屑地撇撇嘴,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怎么能当上参将!罗耶的兵力强大,怎么可能敌不过一个小小的己巳?若是换上自己的大哥薛逸,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薛换一边在心中偷偷诽谤齐羽,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将药藏进行李里面。这是他保命的东西,自然不能丢掉。

  “除了衣物什么的,其他东西都没有必要带上!到了战场上,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处。这把匕首你带着,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防身。”齐羽扔给他一把匕首,薛换笨手笨脚的接住。

  “不是说要带上叶铭的吗?怎么不见他的身影?”杜秧左右看看都没有看到薛换的身影,挠挠头发。齐羽伸手指指身后的马车,江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齐羽竟然将薛换塞进了粮草里,幸亏现在的天已经开始慢慢凉下来了,若是按照前一段时间的天气,只怕还没有到己巳,他就已经臭了!想到这里,江唯这才觉得自己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可是,依他那样的身体,怕是撑不到战场上。”杜秧是个厚道人,忍不住有些担心薛换的情况。江唯可没有那么好的心,立刻拦住了他。

  “你去做什么?不会是想把他放出来吧?要是像我们这样徒步走到己巳,看他走上几步就会喘个半天的样子,难道你打算背着他?依我看,他的身子骨那么弱,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他好好锻炼锻炼!若是连十几天的行程都坚持不了,我看,参将还是直接放弃他比较好,省得浪费时间!”

  江唯说着,故意做出薛换喘气时候的样子,杜秧哈哈大笑起来!杜秧倒也觉得他说的不错,军中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若是不能适应,结局只有一个。

  “这次出兵己巳,不知道又要耽搁多久!估计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过酒节了!到时候,就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杜秧说着,呵呵一笑。江唯对于过节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他比较在意的还是齐羽和自家妹妹的婚事!

  “齐参将,等到这次从己巳回来,你就随我一起去我家看看吧!家父一直想要请你前去,这几年我在军中,多亏有你照顾。”江唯所立的军功并不少,但是就因为他经常得罪人,到现在才是个小小的百户!

  齐羽在一旁,默然不语,这次出兵己巳,恐怕是凶多吉少!己巳这些年正在不断扩张自己的军队人数,军中的将领素质明显强过罗耶!罗耶不仅军备废弛,军中将领之间更是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严重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

  “也许吧,若是能赶上这词的酒节,我就同你一起回去。”江唯听到齐羽这样一说,得意地抬高了自己的下巴!这次回家之后,一定要赶紧促成自家妹妹和齐羽之间的婚事,让杜秧那个小子死了这条心!不然他还整日里想将自己那五大三粗的表妹嫁给齐羽!

  “江唯,小心你的下巴抬得太高了,收不回来!”杜秧最看不得他那种洋洋自得的态度。

  江唯睨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我记得参将的家是在千名吧!千名的酒节和我们青石的有很多地方都是不一样的!听说,千名的人在酒节那一天都会呆在家中不出去!”

  想到在千名时的日子,齐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是啊,千名的冬日冷得出奇!一到了冬天,连小贩都不会再做生意。酒节那一天,是一年之中最冷的,传说,谁若是在酒节那一天出去,就会被狼群撕裂身体!在酒节那一天,我们都会在家里摆上各种吃食,烧上一堆火,备上美酒,纵情高歌!”

  都说千名的人生性豪爽,果然不假!爱喝酒的杜秧抹抹自己的嘴巴,羡慕地看着齐羽。若是自己能够生活在千名,那该有多好!

  “我们那就没有这样的传统,在酒节那一天,所有的人都会穿着各种各样的服装,将自己装扮成另一个人。白天的时候,我们会走在大街上,互相戏弄对方,等到晚上的时候,则是青年男女的酒节!”杜秧说着,色咪咪地笑着,齐羽不客气地锤了他一下。

  “要说到最正宗的酒节,自然还是要提到罗耶城,那里才是酒节的真正发源地。在罗耶的酒节上,所有的人会占据各个大街小巷,据说,每年的酒节,那库都会参加!”

  也因此才会有那库直接死在酒节的庆典上,但是,即便如此,罗耶的人对酒节的热爱还是不会得到任何消减。

  在传说之中,酒节是为了纪念帮助罗耶建国的九尾。有人说,九尾是狐妖,有人说,九尾是罗耶的一个寻常女子。关于九尾的传说,一直是罗耶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说起来,我自从进入军营以来,就参加过一次酒节,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军营里面度过的。”想到自己刚进入军营的样子,杜秧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