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个书生万户侯 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简介

《若个书生万户侯》是作者许昭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口埋怨,所以远离它那库,他们惟一封侯拜相的机会是立下军功,虽然军功又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得到的?一将出道万骨枯,他见惯了死人,为了保家卫国,有多少人战死沙场疆场,马革裹尸!  “军人的不存在是为了守护着那些弱者的生命,这是我们的天职!这也不是为了权力,“现在想想,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啊!”感慨也是有原因的,当初一起进入军营的人,到现在基本上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身体受到严重的创伤,再难愈合。。...

若个书生万户侯小说-五全文阅读

  初进军营的时候,他根本就听不懂周围的人说话,军营里,自然是哪里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方言,想要互相对话,只能靠猜。幸亏他还算是比较聪明,大概也能弄懂身边的人的大致意思,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差错。

  “现在想想,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啊!”感慨也是有原因的,当初一起进入军营的人,到现在基本上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身体受到严重的创伤,再难愈合。

  “若是没有我们这些人,哪有这个国家的繁荣昌盛!”杜秧忍不住开口抱怨,因为远离那库,他们唯一封侯拜相的机会就是立下军功,但是军功又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一将成名万骨枯,他见惯了死人,为了保家卫国,有多少人战死疆场,马革裹尸!

  “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那些弱者的生命,这是我们的天职!这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这是齐羽一直以来的信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自己更强大,这样才有能力去保护那些弱小。

  江唯和杜秧是第一次听见他谈论起自己的理想,杜秧嘿嘿一笑,“我可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我参军的目的很简单,流芳百世!”他只是想当一个小有作为的将军,能够出现在史书中。

  “流芳百世,我看是遗臭万年还差不多!”江唯对他一向是冷嘲热讽,极尽讽刺之能事!杜秧转身瞪了他一眼,“那你参军又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我可没有报国的想法,我参军只是想证明,文者不比武者差!”罗耶自建国以来就有重武轻文的传统,文者在社会上的地位远远低于武者。在朝堂上,能议事的只有封主,那些臣子是没有议事的权利的,而封主,大多是武者出生,很多在军中都有一定的官职。

  江唯的话让齐羽和杜秧沉默下来,杜秧傻笑一声,小声说道,“我去看一下叶铭的情况怎么样。”齐羽点点头。

  杜秧一进马车就看见薛换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赶紧冲过去将他摇醒。薛换不乐意地睁开双眼,他一早就开始准备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身体乏得很,一进马车就睡着了,现在被杜秧叫醒,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有什么事?”齐羽和江唯都是他惹不起的主,这个杜秧脾气却是难得的好,薛换在那两个那里受来的气,通常就在这个身上发出来。

  “参将让我问你一声,要不要出去透透气!正好马上就要吃饭了。”薛换的脾气虽然有些大,好在是个讲理的人,这一点自然是要比江唯要好上许多。

  想到军中的饭菜,薛换就没有了胃口,冷着一张脸,不客气的说道,“你吃吧,我没有胃口!”本来就咽不下那样的饭菜,现在还要听别人的吧嗒声,倒还不如不吃!薛换越想越是生气,背对着杜秧躺了下来。

  杜秧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也能够看出来他的出身不是他这样的人可以相比的,自小生活优越的人猛然进入军营,自然会有一些不习惯。

  “那你睡吧,我去吃饭了。”杜秧有些遗憾地说道,然而眉宇间尽是狡黠之气。

  薛换听见杜秧下车的声音,突然一骨碌爬起来,向外面瞅了两眼,嘟起了嘴巴。肚子不争气地叫唤了两声,他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他的肚子早就饿了,只是都说了不吃,又怎么能再恬着脸皮说出要吃饭的话。

  杜秧乐呵呵地大口吃着饭,江唯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冷笑着问道,“有什么可得意的,不就是多吃了一份饭吗?”薛换不肯吃饭,他的饭理所应当地进了杜秧的肚子里。

  “只有吃饱了饭,才有力气赶路!”杜秧说着,将手中的最后一口饭塞进嘴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可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江唯正要发作,抬头看见齐羽过来了,便闭上了嘴巴。

  “吃完了吗?休息一下,马上还要继续赶路,你们先睡一会儿,出发的时候我会叫你们。”齐羽说着,朝着薛换所在的马车走去。

  “你说,参将和那个小鬼之间是什么关系,竟然会那么关心他!”杜秧好奇地捅捅身旁的江唯,江唯不耐烦得说道,“谁知道是什么关系?”说完倒头就睡,再也不管杜秧的嘟嘟囔囔。

  齐羽掀开帘幕的时候,薛换的肚子叫得正欢,薛换尴尬地转过脸,齐羽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弯腰坐到他的身边。

  “你今天吃药了吗?”薛换有些狐疑地看着他,齐羽平日里不怎么搭理他,对他不理不问,今天却主动来关心他的身体。

  “吃了。”薛换乖乖地回答,不明白他的意思。

  “第一次上战场,害怕吗?打仗可是会死人的,你见过死人吗?”薛换的脾气再怎么刁钻,终究还是一个孩子。

  “我才不害怕!我大哥可是将军!”薛换自豪地说着,神情间有种得意的感觉。齐羽淡然一笑,他的年纪本来就不大,又被家人保护这样的好,怎么能想像到战场是什么样的地方。

  “你想当将军吗?”开玩笑一般地问出这样的话,他知道薛换更笨就没有可能在军中立足。

  “想!”出乎意料的,薛换的语气竟然格外的坚定。

  “是因为当了将军就可以为家人报仇了吗?”

  “是!”薛换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纵然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看到他信誓旦旦的样子,齐羽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军每天都会睡到中午才起床,不高兴了就向别人发脾气吗?”

  薛换涨红了脸,大声地争辩道,“那是因为我的身体不好,如果我的身体好起来,我也能够鸡鸣即起!再说,发脾气又不是因为我,是他们太可恨!”

  还是小孩子的性情!齐羽叹了一口气,这也不能怪他。“明天开始,跟着我们一起徒步走到己巳!”徒步走到己巳!薛换哆嗦了一下,怎么可能!

  “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军人,就下来,如果你一辈子都想生活在别人的庇佑之下,每天还是会有人给你送上三顿饭。”

  齐羽说完,起身将要离开。

  “还有,没有必要逞什么能!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薛换拿起脚边的纸包,里面有两个馒头和一只鸡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