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国人行道 第一章 第一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叁国人行道小说简介

《叁国人行道》是作者半糖乌龙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才能把这个土制马鞍轻松搞定…?  原本我是个正常地但是的商学院大学生,睡着前还在望着人家的叁国小说,醒过来却被人用冷水波醒,但是是秋天,北方的低温再加全湿的衣服,倒也没让我不好过。后、有个◇梧的中年人汉子叫道「刘峻!还睡阿!!快准时起床干活儿了!!「刘骏你又再发癫啊!」一群人看着个大约20岁的小伙子大笑道。。...

叁国人行道小说-第一章 第一节全文阅读

  徐徐的春风吹过一望无际的草原,这里是冀州北方某个牧场,牧场不大,但也有一、两千匹健壮的好马,有着百来汉人牧人与十馀个来自草原来不知道什么部族的游牧民族,虽然有些游牧民族与汉人有着仇恨,但汉人也有好人坏人、自然游牧民族中也有好人与坏人,所以之间的相处倒也和乐融融。

  「刘骏你又再发癫啊!」一群人看着个大约20岁的小伙子大笑道。

  揉揉摔痛的屁股,这是第几次从马被上摔下来我已经不记得了,要怎么改良…才能把这个土制马鞍搞定…?

  本来我也是个正常不过的商学院大学生,睡觉前还在看着人家的叁国小说,醒来却是被人用冷水波醒,虽然是春天,北方的低温加上湿透的衣服,倒也没让我好过。之后、有个◇梧的中年汉子喊道「刘峻!还睡阿!!快起床干活了!!」什么状况没搞懂的我,晃投晃脑的走了出去,一切的震惊就不多加阐述了。

  现在的我搞懂的除了自己叫刘骏、是个孤儿,十多年前老板张世平在行商时发现我的时候,我身上除了我现在还挂在脖子上的黄玉上面写着刘骏外,就是可能是我父母的一行人早已被山贼杀尽留下的尸体,我在可能是我母亲的妇人怀中逃过了一劫,也适时的发出了哭声让老板一行人发现,幸运的我被老板收留养大作了伙计,这里是冀州北方的一个牧马场,老板在许多地方都有他的产业,现在在外经商,而刚刚把我叫醒〃的是牧场的主管赵路、大家都叫他赵叔。这都是还能接受的一切…玄的是,听其他人说到现在刚驾崩不久的皇帝竟然是鼎鼎大名的灵帝刘宏,回到汉朝??认了吧…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小说才能写的下去。

  此时的我那个恨的阿,学什么不好学商?如果学理科,随随便便打个铁、炼个钢,我就称霸天下了,不然弄个玻璃出来,也是富甲天下,再怎么不济,酿个酒出来,也是日进斗金。现在的我跟人家说怎么上市?炒股?保险?人家会把你当疯子。有着二十一世纪的脑子,却发现在这里实行却难上加难,毕竟科技发展不同,想做个肥皂都不知道甘油要上哪去找。

  目前我的科技产品,除了木屋里那用废木材拼凑起来勉强看的出来是椅子的”产品”外,就是现在让我摔成这样的土制马鞍。没有铁制的扣环和真正马鞍细部零件的知识,现在的土制马鞍,不过是个绑在马背上的皮革垫。但想到现在的我,牧马人不会骑马??我怎么可能会!!在我那个年代看马都要在动物园了,学?你以为我不想学阿!第一次上马叫我用脚夹着马,大腿内侧之痛苦的阿。况且马背上的颠颇更不是我们可以想像的,随时会把我甩下来。

  於是开始了我日以继夜的研发,早上起床后看马、练习骑马,日落后在帐棚中继续我的改良,不知不觉我也这样过了五、六个月了…不记得今天是第几次的失败了……虽然不用马鞍也能正常的骑马了,但怎么就是完成不了呢?

  「兄弟!你还好吧!」一个一样30来岁但留着满脸的络腮胡的粗犷大汉关心问到。

  「不是我在说你!你抱着这玩意大半年了,摔也摔过了、伤也伤过了,怎么就是不死心?」另一位留着一把大胡子的大汉边走过来边皱眉问到。

  「文哥!我没事,摔惯了!」边说边还是在揉着刚刚跟大地亲密接触的屁股。

  「颜大哥,这次的问题又是在哪阿?」我转头向大胡子问到。

  「这东西还是不牢固,小骏阿,你有时间研究这玩意,还不如再多练练你的骑术,虽然我跟文丑都觉得你这个东西的设计不错,但也是保护皮肉罢了。」大胡子无奈着看着我说。

  这两人就是咱马场的骄傲,大胡子叫颜良、络腮胡叫文丑,他们的骑术精湛,连在马场中的游牧民族都甘拜下风,两人都是力大无穷,也都惯用一口大刀,平常负责保卫马场的安全,而我们马场的马是冀州出了名的好马,受到不少宵小、盗贼觊觎,他俩自然也少不了练手的对象,因此虽然年纪不大,但因武艺也倒是颇有名声。而我刚好和他们住的是同个木屋,虽然之前的刘骏〃不知和他们交情如何,但知道他们是颜良、文丑后,刻意的结交下,两人也都是豪爽的汉子,渐渐地也称兄道弟了起来,我那么快能学会不用马鞍骑马也多亏了两人的指导,马上战斗的基本功他们也教给了我,而研究马鞍中的问题,自然没少问他们。

  「颜大哥,这马鞍若研究成功,当你们在马上战斗时……」我想解释道

  「好了…我也不是没听过你的长篇大论,多练基本功不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和文丑没用你所说的马鞍,不是也在马背上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颜良明显的还没发现马鞍的重要性,不耐的打断了我的话。

  「可是…」正当我要再次解释时

  「好啦!好啦!不要说这些闷死人的鸟事了,赵大哥放我们大假,我跟颜老打算去南皮喝它个痛快…」文丑大声的说道

  「谁说给你放大假嗯?」赵路的质问忽然从后方发出

  「喔!喔!其实,是赵大哥要我跟颜老护送一批马到南皮,然后我们可以在那边呆个几天……」文丑说到后面愈来愈小声

  「你这酒鬼,就知道喝…我是说这次的赶马量比往常大,或许会耽搁几天,小心上路,不用赶时间。」赵路一边说一边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文丑

  正当我还在想,说文丑笨其实也不笨,还满精明的,这话怎么说其实怎样说也都说的通。

  「小骏,这批马出去后马厂里的马少了不少,人手够了,以后你也会要带队,这次就顺便跟着去吧!」赵路忽然说道

  「喔!知道了,等我一下,我准备一下行囊。」说完后便跑回了木屋准备

  片刻,和颜良、文丑碰头,他们也招集了本来就配置的人员,一队人浩浩荡荡的离开马场,出发前往南皮的路。

  南皮袁府内,袁绍招集了他的谋士们,左首逢纪、郭图…右首田丰、审配…等人,正在为了往后发展路线做规划。

  「袁公自洛阳来后,便将我南皮内外整治的欣欣向荣,实乃我南皮之福阿。」郭图、郭公则在众人寒喧后、议事的开始首先来一段他的拿手绝技「拍马屁」

  「哪里!哪里!这都是众先生的功劳,本初在此向众先生致意了。」此时的袁绍,在南皮根基未深,而家族虽然决定支持他、但仍没有对他的嫡系弟弟袁术、袁公路放弃扶植,甚至家族中某些成员对於庶出的他不冷不热,但暗中支持袁术,况且因为一时的气愤得罪了当朝太师董卓,才支身逃回北方发展,不得不多倚靠当地人士的力量。袁绍此时还算贤明、有抱负,能听属下的建议,虽然本性仍优柔寡断,但在众志成城的情况下,也将南皮经营的有声有色。因此听到了郭图的称赞,虽然心下十分受用,也不好在表面上显现出来,尽量以谦虚的口气说道。

  「袁公不必谦虚,好就是好,我田丰自认说话不动听,但也要代我南皮之民,向袁公道谢。」田丰、田元皓说完便向袁绍长揖。袁绍急忙向田丰还礼,直说「不敢!」

  「袁公,如今我们将往何方向发展?请袁公明示。」此时审配、审正南将此次会议的重点点出,结束开始的场面话。

  「正是!请诸位畅所欲言,指引本初往后的道路,本初由衷感谢。」袁绍道

  郭图出列说道「如今袁公文臣武将众多,南皮兵多粮足,理当扩充军备,他日控制河北,再渡黄河、与董贼抗衡、逐鹿中原。」

  「不然!在下认为不妥,如今董贼未破,圣上仍在董贼手中,我大汉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袁公万不可妄动干戈,以武力统一河北,如此诸侯心寒、互相争战、无法团结抗董,便让董贼有机可趁。况且袁公的势力在诸侯之中已经是强大的,加上袁公名声,一定能号招诸侯共同铲除董贼。」田丰马上站出说道

  逢纪、逢元图也站了出来,说道「元皓何以认为诸侯能共同抗董?若无统一调度军队、发派粮草、列队布阵何以破董?况且若诸侯间各心怀鬼胎,不愿损失本部兵马,以保留军力才能在朝廷、诸侯间乃至於董贼的眼中,握有有力的筹码。在这情况下,不知元皓认为我们该全力以赴、还是有所保留呢?」

  「自然是全力以赴…」田丰道

  没等田丰说完,逢纪又道「那若其他诸侯趁虚而入、攻打南皮,又或我军损失过大、邻近诸侯想把我们一口吞了时,问元皓兄如何是好?」

  「岂有此理,吾等是为大汉王朝所牺牲,如此还有把大汉王法放在眼里吗?」田丰气愤説道

  逢纪仍是一脸自若对袁绍说「袁公,在下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袁绍回道

  逢纪还是面无表情地,似对每个人又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如今…还有人在乎汉廷吗?」

  寂静,绝对的寂静,包括之前气愤的田丰也陷入深思。其实田丰心里也知道,乱世即将来临,汉廷的式微已经是事实,否则怎会先有何进掌权、后有董卓操弄汉廷?不过身为一个忧国忧民的读书人,田丰还是希望汉廷能恢复以往的权势。但对於时势稍有了解的人都嗅的到乱世即将来临,只是大家不敢去想、也不敢去提,现在逢纪所说的,虽然大逆不道,但不可否认地,如何因应这乱世的开端、在混乱的环境中立足,的确是目前首要课题。

  「在下有一想法!」郭图打破沉默

  「阿……公则请说。」袁绍似乎还略有所思、没有注意道郭图的请示,身边的小吏提醒袁绍后,袁绍才回神,请郭图继续说下去。

  「本来我等都为大汉效力、以圣上为主,但如今朝政被董贼把持,我们还要为那样的朝廷效忠?在下认为,我等应以袁公为主公、效忠袁公,请袁公带领我等,扫平乱世。」郭图慷慨激昂的说道。

  袁绍忍住心里的激动,尽力平静的对审配、田丰问到「正南、元皓以为何?」

  一直默不吭声的审配站出说道「在下认为若袁公的目标是我等所共同认同,此法并无不妥,但在下认为,汉廷虽已式微,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意其馀威的人不占少数,元皓便是其中之一。在下认为,袁公若能从董贼手中救回圣上,可用汉廷之馀威、以令天下诸侯,尽快结束乱世。而号招诸侯是必行的,但不能指望会成功讨董。至於其他,在下认为,以待时机,再行规划较为稳当。」

  袁绍心想「这审正南说得还真不错,挟天子以令诸侯被他说的多好听,到最后是谁做皇帝,也没说明,不过真的要迎圣上来吗?我在这里我最大,圣上来后我头上便压了个人,我再想想....不过他的分析采田、逢之中庸、头头是道,也愿意效忠我。不知道田丰……」便望向田丰

  田丰也知袁绍是要他表态,便坚决说道「若袁公真的是为人民、为大汉,在下愿效犬马之劳。」说罢便对袁绍下拜喊道「属下田丰参见主公。」

  郭图、逢纪、审配见状亦下拜喊道「属下参见主公、愿为主公分劳。」后众文臣也随下拜喊道「参见主公。」

  看着一片跪下的属下,袁绍故意迟了几秒,享受了短暂的虚荣感,即装作慌张起身并作揖,诚惶恐地说道「本初何德何能有重能臣相助,在此再次感谢诸位,这次会议结论以正南最后的意见为主,并积极整备军事,但迎天子之事,有待商榷,本初不希望落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骂名,但本初承诺一定尽快扫平乱世,还世人个太平世。」

  「主公英明、仁慈!」除了逢纪、审配、田丰外,其他文臣包括郭图,都趁此大拍袁绍马屁。

  「那今天的会议到此,来人准备酒席,我要和诸位好好的喝上一杯!」会议就在袁绍开心的大笑中结束。

  袁府的书记在袁府的记本上写到「188年冬,袁本初得众臣效忠,立志扫平乱世。」便急急忙忙的出去和其他文臣套交情了。殊不知的是,在各方有能之诸侯的记本中也都出现了类似的讯息,於是…势力的划分更佳的鲜明、而乱世又近了一大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