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国人行道 第一章 第二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叁国人行道小说简介

《叁国人行道》是作者半糖乌龙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兄弟倒也伤的乾脆,一看就明白是哪里被划了个口子但是桶了个洞。我就不明白你是怎样,又也不是第一次出了,怎么但是如此也没用。」文丑戏虐的地说  我并也没太在乎文丑所说的,”刘骏”也不是第一次看这种场面是的,但我是阿…记得我出发到达后的第二天,我们马多人「文丑,你带着小骏他们先到医馆,我去找跟我们交接之人」说完颜良便往太守府去。。...

叁国人行道小说-第一章 第二节全文阅读

  「哇!南皮看起来不大一样唷!」在接近南皮城城门后,文丑惊叹道

  「的确不大一样了,看起来比较繁荣了些,办正事先。」颜良想到郊外还在等待接收的群马,就感到不安,因为这趟路上太过凶险,抢马的小股盗贼比以往都还要多得多,虽然损失的不多,随行人员也没有阵亡,但也几乎个个带着伤。

  「文丑,你带着小骏他们先到医馆,我去找跟我们交接之人」说完颜良便往太守府去。

  「小骏啊!你到底是哪里有问题阿?其他带伤的兄弟倒也伤的乾脆,一看就知道是哪里被划了个口子还是桶了个洞。我就不知道你是怎样,又不是第一次出来了,怎么还是如此没用。」文丑戏谑的说道

  我并没有太在意文丑所说的,”刘骏”不是第一次看这种场面没错,但我是阿…记得出发后的第二天,我们马多人少,行进速度倒也极快,虽然如此高强度的移动,让我感到十分的疲累,但大半年也都是在马背上度过,也让我不至於吃不消。本来还在赞叹夕阳的美丽时,忽然文丑大喊一声「敌袭!」

  虽然出发前颜良也告诉过我敌袭时我该在哪、做啥。但真正遇到时,我的脑袋也着实的当机了好一段时间,就看到颜良领着大部份的人将马赶至围成一圆,然后守在马群外围,我自然是其中一员,而后文丑提着大刀吼了一声,便带了一小部分的人向前奔去,见人就砍,忽然另一方向射出了几支箭,虽然准头不怎样,但还是有人中箭,所幸不是要害,仍有战斗能力,而我方也有人拿出弓箭狙杀对方弓箭手,我方的弓箭手显然准头强多了,没多久本来对方就不多的箭便不再射来,而是一群装备简陋的山贼徒步呐喊着向我们冲来,慌张的我自然地向颜良靠近,知道颜良武艺高强,觉得在他身边会相对安全点,但我发现我的选择是错的,颜良迎了上去左冲右突、没有所谓的什么刀法、简单的劈、砍、撞、挑,没有一点多馀的动作,只要他经过的地方,便留下断首残肢、令我一阵心。

  忽然感到马前脚像踩到了些什么,凝神一看,我的马踩到了个被颜良砍倒在地的山贼的胸腔,整个胸腔陷了下去,口中鲜血涌泉般的吐出,当下我整个看傻了,渐渐地,我听不到双方的喊了、我甚至像看电影一般看见了战场以及自己,一切变得好慢、好慢。忽然感到一股热流溅在我脸上,茫然的我看到文丑出现在我面前,他好像在对我说些什么,但我听不到,文丑反手又是一刀,我迷茫地看着一支山贼的手臂被文丑卸了下来,而后文丑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我终於听到他在说什么了…

  「想死阿!发什么呆!要不是我刚好经过你身边,你早就见阎王去了!」文丑喊道,看着旁边的另一名山贼,跪倒在地上,但整个头颅已经被劈开,下意识的抹去脸上的浓稠物,我才意识到…这是脑浆…而若不是文丑的刚好〃就是我的脑浆在别人身上了,握紧我的劈刀向文丑致了意,文丑看我可能没事了,便又冲去厮杀。

  转头看见不远处有一名我们的人,正被两个山贼围攻,敌人徒步、我们骑在马上,失去冲击力的我们灵活度不比他们,但年纪轻轻的他也不落下风,一杆长枪挥舞的毫不混乱,策马过去,趁其不备,在其中一名山贼的后颈就是一刀砍去,清楚地听见金属砍进骨头的声音、感受到手中的劈刀入肉的手感和反震,我没有将他的头颅砍断,还有些皮肉还黏在他的脖子上,但也立刻的倒下,没有多馀的思考,对另一名山贼的背后又是一刀,在他的背上划出了一条右上至肩膀左下至肩颊骨的长口子,和我配合的人一枪过去,便了结了他的生命。没有怜惜、没有感慨,微微向战友一点头对方也一样的动作示意后,便又分头策马寻找敌人,不知道手中的劈刀挥舞了几次,也不知道我杀了几个人,时间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漫长,但实际上这一切发生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听到山贼大呼「点子硬!风紧,扯乎!」也不管伤兵,片刻、除了失去行动能力的山贼还在地上哀嚎外,便是一身浴血的我们。

  确定山走撤走、并”处理”完剩下的山贼后,外甲上都是鲜血的颜良说道「大家休息一下,文丑清点人数,小骏你弄点水给大家。」

  一听到可以休息一下,我绷紧的神经一下放松,准备下马备水、嗅到身上的血腥味与刚刚还黏在脸上脑浆的怪味,忍不住反胃的感觉、狂吐不止。大部分的人都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所以并没有像我一样,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段路的过程,自然也不会说些什么。颜良本以为我应该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了,看我如此行为,不禁皱眉,以为我本性弱懦、不是吃这口饭的人。

  此时刚刚跟我一起战斗的年轻人,下马取水分配给大家,做起本该是我做的事,并递过一壶清水给我,并说道「这只是实力不强的小股盗贼,撑着点、这一路上可能不会只有这一次。」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示意我了解,却还是忍不住呕吐的冲动,又吐了起来,此时吐出来的只剩浓稠的水分,年轻人笑笑并拿过另一袋清水倒在我的头上,冷冽的清水让身上的味道减轻了不少,回过气的我胡乱用水冲洗了自己的脸,终於强压住继续呕吐的感觉。

  此时文丑清点完人数,告诉颜良杀敌百来人我方只有数十人受轻伤,没有多久、颜良便像没发生过事情一般喊道「上马、出发!」看着大家一派平常的样子,文丑甚至还在跟颜良炫耀刚刚杀的人比颜良多,要不是大家身上还有明显的血迹,我还以为我做了一场噩梦。

  之后的几天,又有几场这样大小的零星战斗,在前两、叁场战斗中我还是先作战,一结束后便大吐特吐。之后便渐渐的习惯了血腥、习惯了杀戮,而虽然这几天对我而言是生活在地狱中一般。但也有让我狂喜的事,那天帮我取水的年轻人,在我向他道谢时、互通姓名才知道,他是赵云……赵路是他的族叔,少时曾有一名武者传授了用枪的知识,努力不懈的他在枪法的浸淫了时十几个年头,此时的他不过二十一岁,用枪已经是十分纯熟,不同於颜良、文丑正值壮年期多以力量、硬碰硬的方式,赵云用枪变化多端,刺、挑、扫、抹,往往让对手防不胜防,与他们唯一的相同,用招都不多华丽、多馀的动作,让我也渐渐的了解更深,能最快的击倒眼前的敌人、就是好招,而这些好招、往往就是从生与死的战斗中,一步步习得的,这就是在生死历练出来的武艺。我也向赵云请教了不少战斗技巧,后几次的战斗,我们也自然的配合在一起,他以长枪作中距离的攻击,而我使用劈刀进距离搏斗,我两人杀敌的效率更上一层。

  其实说到赵云,颜良、文丑也是知道的,不过此时的赵云,虽然也从十六岁起就跟着马队到四方历练,但比之壮年的颜良、文丑,不管在力量或经验上都差了一大截,在他们的眼里,赵云不过是个武艺不错的小伙子罢了。自第一场战役后,颜良就好像对我有点看不起,文丑倒也还是老样子,扎营时多多少少有来关心我,不过他负责在前队开路,也较少碰到面,所以大部分的时间我与赵云混在一起,赵云问到我的惯用武器,毕竟在马上用劈刀之人不多,一寸短、一寸险的道理我懂,但我也向赵云表示,从我来到〃这里后,唯一的武器就是这把劈刀,自然也就用下去了。经过赵云的提醒,我才想到一有机会我也得换把武器,大刀我的力量可能发挥不了威力,就学枪吧!还有赵云这亦师亦友的用枪高手作后盾。

  但这几日的煎熬,让我感受到,我是真实的在东汉末年的乱世,这不是游戏,别人会为了活下去而杀我、我会死、不想死的方式就是杀了他…少了些天真的想法,多了些充实自己的动力,但这几天赶路的疲惫、战斗的洗礼,我一路上脸色没有好过,除了和赵云交谈时偶尔给他个笑脸外,我的脸上毫无表情、略显苍白,颜良才会以为我生病,叫文丑带着我和其他伤员去医馆。

  在不大医馆中,郎中帮其他伤员伤口的包扎倒也是颇为纯熟,但在看我时,又说我水土不服、又说我伤寒体虚等等,我心想「在这年代外伤的处理是有一定水平了,不过疾病的观念我想除了华陀、张机等人较有系统的了解外,其他大部分还是不大行阿。」向那郎中道了谢、付了医款,走出医馆、随手把医生开的药方丢了。

  一群人来到南皮的酒馆碰头,颜良带着本在外看照马群的赵云等人,已经在酒馆吃喝了起来。

  「好你个颜老,喝酒吃肉既然不等我!那郎中动作也太慢了,害得我少喝了几坛酒,兄弟们,喝酒去!」文丑人未到,看见颜良等人已经开始吃喝,着急的喊道、并大步疾走过去。一群人便在酒馆吃喝了起来。

  我本来就对久不感兴趣,虽然和颜良、文丑套交情时没少喝,但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看见赵云自己坐在桌边一角,脸带微笑看着大家,却也只是吃菜喝茶,不碰杯中之物,迳自坐到赵云旁边,也和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看着大家轻松和乐的样子,多少让我回到这趟旅途以前的开朗,脸色也突然的好了许多,俗话说的好,心病还需心药医,看着大家都能高高兴兴的,我的心病便好了大半。

  突然一群人匆促地进到酒馆中,赵云警戒的看了他们一眼、颜良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不过看他们围上了酒馆另一角的一张桌子,颜良看不是找我们麻烦的便没有继续注意,赵云和我则是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不知要做什么。那张桌子只有一位打扮像是个文士的书生,身子略显单薄、因为背对我们,我们并没有看到他的相貌,桌上就一瓶酒、一份花生米,那书生并没有因为被包围而慌张,而视若无睹地又为自己满了一杯酒。

  看到对方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吕威璜愤怒的喊道「姓郭的!你他娘的是什么意思,俺的妹子看上你是你积了八辈子的福,俺堂堂个将军没因为你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小谋士而嫌弃你,你他娘的给俺在成亲时落跑!俺的面子往哪里摆!」

  我和赵云不禁莞尔,原来是这档事…看来这家伙要倒大楣了。本想说继续吃菜,不过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夹到口中的肉丸,顺着我掉下来的下巴掉了出来。

  「吕将军,您把我押到府上,将我监禁、却又不告诉我为何,几天后却叫我出去拜堂成亲,你这么做谁能接受?况且令妹的沉鱼落雁〃可是出了名的,我南皮因令妹从此捕不到鱼、猎不到雁,记得上次令妹看上了高将军你也想如法炮制,只是因为打不过高将军、高将军又请袁大人排解后,高将军才逃过一劫,如今我虽无后台,但靠点小聪明逃了出来,但我绝对不会与令妹成亲,请吕将军高抬贵手、我郭嘉受不起这福气。」郭嘉朗声说道。

  阿?郭嘉?郭奉孝?他是名动叁国的郭嘉?竟然被这种小脚色逼婚?想到这里我不禁大笑出来,原来…郭嘉离开袁绍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一笑出来我便知道不好,吕威璜恶狠狠的看着我,一点头、一个◇梧的家将便挥拳向我冲来,赵云见状起身往前跨了一步,正当那家将以为赵云识相先一步闪人时,赵云轻松的绊了那家将一脚,那家将便狠狠的摔倒在我面前,我也有默契地上前往他后颈一个重重的手刀,那家将便昏了,说来慢、其实那都是一眨眼的事,我和赵云战斗中培养成的默契可不是一般的。

  吕威璜看傻了眼,这家将虽然比不上自己的身手,但也是在家将中数一数二的,被人家一个照面便打昏,也不管郭嘉了,便要哟喝全部的家丁上前准备开打。

  此时文丑一拍桌说道「谁要动我们人,我文丑便把他给宰了下酒!」马场一行人都站了起来,吕威璜家丁一看对方人多,不用吕威璜的命令便停下脚步望向吕威璜¬。

  此时吕威璜想到「对方人多,但看刚刚这两个小子只是配合的好,年纪那么轻武艺能好到哪去!」便大声道「想人多欺负人少吗?你们谁敢跟爷爷俺大战个叁百回合。打赢了俺,俺啥都不追究、包括那郭小子的事!」

  赵云话都没说便向前走了一步,准备接战,此时颜良才起身阻止赵云并说

  「吕将军息怒,我们只不过是一群牧马人,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将军,就请将军看在南皮的战马上,当作没这回事可以吗?」颜良不想把事闹大,便暗示我们人多,但不想闹事之意。

  可惜吕威璜的脑袋真不大灵光,看对方如此说还以为怕了他,便道「俺还以为是点货色,想不到阿!只是一群孬种,滚回你们乡下吃马粪吧!」

  颜良脾气其实也没那么好,只是一群人以他为首,他也不想多闹事才说这样的话,一听吕威璜那么说,强忍的火气便爆发出来「我操!给你脸你不要脸!」说完便要上前动手。

  此时我走了出去赶忙向颜良说道「颜大哥对不起!是我害大家淌进这浑水,就让小弟解决吧!」颜良见状便扬眉向我一点头,相信我这样做会让他对我的印象改观点吧!毕竟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人看不起。赵云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我也向他点了个头,便不再发话后到一边。

  「你的对手是我!刘骏!」决定开打后我又回到战场上那副面无表情的脸,之后就不再说话。

  「就凭你?你还在喝奶的时候,老子…」没等他说完,我便手握劈刀冲了过去,吕威璜倒也是袁绍手下一名武将,提着刀毫不含糊的迎了上去,我提刀横放、吕威璜心中大喜「哪有人此时不靠冲击力做一个大劈的动作,这小子果然是叁脚猫。」便一刀大砍,朝我的刀上砍去,「当!」的一声「好大的力气,我差点握不住我的劈刀,此人虽然脑筋不灵光、四肢倒也是颇发达,不过…」我想,正当吕威璜准备递出第二招往我左身砍去时,忽然发现有个黑影朝他面门飞来。原来,当吕威璜大劈时,我将横放的劈刀微微向左倾斜,在惯性下他的刀在我的左边滑过,我立刻以刀把向他面门砸去,吕威璜当场倒地不起。一招…一招就把吕威璜摆平,这就是我和赵云讨教战斗的结论之一,虽然没有到所谓借力打力,但也运用简单的力学概念,以最精准、快速的方式打倒对手。

  「好!」忽然一声叫好,一位看来精干的汉子走来,后面跟了不少兵丁,原来是南皮城的治安队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