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国人行道 第一章 第叁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叁国人行道小说简介

《叁国人行道》是作者半糖乌龙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连。」说着便望向那军官。  「在下高览,郭先生的意思我是深入了解,但是有人伤了我南皮的人,我就这样不闻不问像是我也无法交待…」高览为难的地说。  「恩…一人做是一人当,我跟你走、但是要确保会牵连到到我们的人。」我硬着头皮地说,都了强也才了、「郭先生没事吧!看来我晚到了点?」那军官对郭嘉说道。...

叁国人行道小说-第一章 第叁节全文阅读

  「把你们家主人抬回家!告诉他,等他好了这件事他要给我一个交代。」那军官对吕威璜的家丁说道,那些家丁吭都不敢吭一声抬着吕威璜灰溜溜的走了。

  「郭先生没事吧!看来我晚到了点?」那军官对郭嘉说道

  「不晚!不晚!还请高将军帮嘉一次!」郭嘉对军官说,并转头向我说道「这位兄弟帮了郭嘉的大忙,在下十分感谢,请恕郭嘉无法多为各位多做些什么!不过现在请各位快离开南皮,其他的嘉会尽力处理,保证不会让各位受到牵连。」说完便望向那军官。

  「在下高览,郭先生的意思我是了解,不过有人伤了我南皮的人,我就这样不闻不问好像我也难以交代…」高览难为的说道。

  「恩…一人做是一人当,我跟你走、不过要保证不会牵连到我们的人。」我硬着头皮说道,都已经强出头了、此时怎么可能还有退路…

  颜良皱眉低着头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文丑则是焦急的看着颜良希望他快做决定,赵云却是已经悄悄的抽出长枪。

  「恩?这位小兄弟误会了!我没有要为难小兄弟的意思,这吕威璜的确是夸张了点,给他点教训是应该的。但希望小兄弟能留下点门道,否则大家看见今天之事,会说我南皮无人。」高览轻松的说道

  「那请高将军手下留情了!」我也只能说道并摆出战斗的姿势。

  「好,那小兄弟小心了!」高览接过手下递给他的长枪。

  我知道高览和吕威璜是完全不同等级的武将,年近叁十的高览又是在体力、反应最顶峰的时候,现在的我要赢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管怎样,总是要一博。我先一个侧砍、高览自然用枪杆挡住,我将刀锋顺势往下带以逼迫他弃枪,高览不愧是老经验的武将,明白我的意图后抓着枪的尾端,朝枪头一踢枪头便往我身上挑来,不得不逼我以刀架住这一击,高览立刻把枪尾后收、改挑为刺,连续几个突刺,逼的我左支右档并直往后退,好快的枪…当我退到无路可退时,高览改刺为扫,就在此时我一个箭步近身往他手上劈去,高览不得不再次改招,以双手执枪杆,挡下这个波攻击,右脚一并踢出,而还没回力的我被踢倒在地上,正要执刀防御时,发现高览的枪头已经止在我喉头前,真是好快的枪…

  郭嘉为难着看着我、又望向高览,希望高览能卖他的面子,显然高览没有注意到郭嘉,但他忽然说道「你很特别,速度、你没有特别快,力量、你可能在同年龄算不错了,但比起壮年的我还有一段差距,经验、显然你还不足,我甚至认为你没有什么单打临敌经验,但你的眼光、反应都不错,有意思…或许你以后会超越我不少,但现在…还太嫩。」

  「喔?教训完小孩了吗?该让我们大人”亲近”一下了吧?」颜良看我已经落败,只能以这样分散他的注意力,虽然感觉不到高览想杀了我,但还是小心为上。

  「恩?阁下是?」高览收回枪,有兴趣地看着颜良

  「在下颜良!」颜良答道

  「我是文丑!」文丑怕打架没他的份,也立刻报上名

  「喔?我有听说过你们,你们谁要上?」高览显然对他们的传闻不是很相信,反而没有对待我的好口气,而是态度傲慢地说道。

  「颜老,打架我来!」文丑马上请战

  「文丑,这次就让给我吧!虽然论单挑我可能不如你,可是这家伙我就能打发了!」颜良慢慢说道,一边拿出他的大刀。

  「有趣!来吧」高览提枪备战

  没有华丽的复杂的招式、一交手「当!」的一声,高览的枪插在梁上、颜良的刀停在高览脖子前一指的距离。

  「颜良吗?我高览失礼了,你的的确确的比我强,虽然是输在力量上,但若是在战场上我已经死了!你赢了!」高览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颜良慢慢收刀问道

  「不可以!」一个声音从酒馆外传来。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穿着华丽的少年走进酒馆,后面跟着一群步伐整齐、装备精良的护卫,

  「大公子!属下无能!」高览谦卑的说道。

  「我知道。」袁绍的大公子袁谭、袁显思语出惊人回答。转身问道高览「这几个是?」

  高览简单做了介绍,只有听到颜良、文丑时袁谭有所反应,其他人包括郭嘉,袁谭理都不理。

  「颜壮士、文壮士,如今国家纷乱,我父急需如同两壮士的人才,不知两位是否愿意为我父效力,他日飞黄腾达绝不是难事。」袁谭马上换了张脸但还是骄气地对颜良、文丑说道。

  颜良虽然有些心动,谁不想建功立业、况且袁绍的确是势力强大的一方诸侯,但袁谭的态度的确也令人难以忍受,便委婉的说道「大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不过我等皆为张先生世平做事,食人之禄、受人之托,恕难从命。」

  「张世平是什么东西?既然两位壮士不是做主的人,谭也不好相逼,但请两位至袁府一叙,也让家父看看二位如此的英雄人物。」袁谭嚣张地说道,也不想想这样说人家的老板,他人怎么会对你有好感…后面两句话更是用着不容对方拒绝的口气。

  「那我们这群兄弟?」文丑指着我们问道

  「这下人之事就由下人解决便罢!高览!安置这群人!两位壮士,这边请。」袁谭说完一抬手便自迳走了出去,高览虽然心下不满袁谭的态度,但也只能拱手应是!颜良心想袁谭的面子可以不给,但他老头袁绍可是冀州的老大,若得罪了他,我们这牧场也玩完了,况且…。迟疑了一下便对着我们一点头、和文丑随着袁谭去了。

  此时的我心中极度不爽想「袁谭这是什么态度,对自家人态度傲慢也就算了,对要延揽对象的同伴如此不屑,要不是人人都给他老头面子,早就把他给大卸八块了。能力!机运!地位!金钱!在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尊重你的,甚至多看你一眼也绝得多馀,现在的我没钱、没身家,但我有一些”天机”和提高能力的机会。我一定也能在这个世界被人看得起!」

  其实也不能怪袁谭,袁氏四世叁公,所接触的人不是达官贵人、便是奴仆家将,此时还没进到军营历练的他,几乎没有向地位较低之人好言好语过,何况颜良、文丑等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达官贵人,要不是颜良、文丑看起来像个人才,竟然一招打败袁绍手下武艺最好的河北名将高览,袁谭才不屑与贱民们交谈,何况是袁谭看不上眼的其他”马”们。 而平时其实袁谭对高览也是有所尊重,但因高览身为武人,平时处事并不圆滑、曾经得罪过袁谭等一帮公子哥,但因父亲袁绍对这南皮第一将十分重用,袁谭也不好发作,不过今天一有机会还是损了高览一次。而郭嘉呢?袁谭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过他,此时郭嘉名声不盛、又无门阀,只是一介低职谋士,这种人在袁府中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袁谭完全不会多加注意。

  片刻,袁谭等人离开酒馆,高览也向郭嘉吩咐了一声,对着我们一群人尴尬的一笑,便带着治安队离开。

  「嘉在此再次感谢!并为我们大公子年少的不懂事向各位赔礼了!」郭嘉见我等脸色不大自然,立刻打圆场的说道,但也是无奈地笑笑。而后我们被郭嘉领至一处城内的军营,军营不大、但也设备齐全、简明朴实。

  在这等待的几天里,郭嘉来过几次,告知我们颜良、文丑被袁绍奉为上宾,大有延揽之意,但两人皆因还为牧场做事为由还没答应袁绍。而平日也没有限制我们的活动,我和赵云便趁此到兵器店买了把便宜、但也顺手的铁枪,从此的几天我便向赵云讨教用枪的方式,也和赵云对练、以累积对战经验,几日下来倒也掌握了枪法中基本的刺、挑、扫、抹。我也趁着和郭嘉交谈的机会,试着用后世小说中常用来收罗名臣猛将的”侃侃而谈”能否使郭嘉拜服、感动,但事实证明、当郭嘉问到细节或与时事,我的见解在郭嘉眼里只能算新奇、而绝称不上精妙。不过郭嘉也是个不拘泥、不迂腐之人,在几次交谈中倒也是联络了不少感情,知道了他其实在袁绍这过的也没特别好,主因还是因为郭嘉的上级、也还是一个未在史上留名的小谋士,总觉郭嘉所提的想法、评析太过天马行空、独树一格,与他在书上看的不同,因此也一直没有让郭嘉有展现其才华的机会。

  又过了天,我在和赵云对练时,门口忽然一阵骚动,原本我们马场的人在军营门口围了一圈,我和赵云自然也靠了过去。看到赵路和一中年男子、身穿一般布衣、后面跟了一个小僮,在和众人解释些什么。

  「老板!赵叔!你们怎么来了?」赵云提出了我的疑问,不过我也是现在才”知道”这看起来不起眼的朴实中年男子,竟是名动叁国的商人张世平,也许是常四处经商让他知道低调是减少麻烦的好方法。

  「我们可是被人”请”来的,不来还不行呢?」赵路忿忿的说。

  「袁绍找到了我,要我把牧场卖给他,而其中有个条件是牧场人员他要接收,我当然不答应,咱们这伙计虽然不是个个都跟我有交情,但好歹也帮我张世平赚了不少钱,虽然知道袁绍把话说的好听,但也知道他是势在必行,不过我也还是要为各位兄弟们争取个选择。要留下者可以加入袁绍军,颜良、文丑两位应该会把你们编入亲卫、或回牧场做事,要走的跟着我去北边做生意,我张世平还不会让各位饿着。」张世平清楚的说道。看的出来张世平虽然以商入世,但还是有一定的情义,才能让那们多的人甘心为他赚钱,和让颜良、文丑到这种程度才被袁绍收买去。

  「老板已经跟我说了,最近世道还是不大太平,战马、驮马的需求只增不减,咱们一群人会到幽州本来有的马场附近再扩建一座,我依然是管事,兄弟们还没被我管怕的尽管来!我一定特别照顾!」赵路也充满渲染力地逗的大家呵呵笑。

  「你们的颜大哥、文大哥现在都已被袁绍任为将军了,兄弟们也都是弓马娴熟的战士,军旅也不失为一的出人头地的机会,明天赵管事会再来一次,届时再请和赵管事说你们的决定。」张世平说罢便被一些人拉到一边问事去了。

  和赵云面面相对,各有各的考虑,我想的是「袁绍在河北这几年是不错,但我早已知道袁绍的下场是如何,而加强武艺本来就只是保住我的性命、建功立业倒是其次,若到时候在关渡被曹操给挂了就太不值了,不过…和赵云的这段日子里,真的还不想和他分别,知己、良友难寻阿!」而赵云想的简单多了,不过是从军?还是跟着族叔继续干下去?简单的交换意见后…一夜无言…

  从军,赵云决定加入袁绍军,他得到族叔的支持后,便毅然决然的决定参军,知道了赵云的决定后,我也决定参军。但没有想到的是,我被分配到文丑将军配下、而赵云被分配到文丑配下,而我们也不过是一名亲卫。

  但也不要小看亲卫,其实常听人说某个武将在某次战役上杀敌几千又几百,又或像个锥子一般穿透对方的阵型,这绝对都不是一个猛将能完成的,挥刀一千下都要体力了,何况杀一千个人,而冲阵更是如此,一个人面对一个大阵,纵使有现代的科技还不一定保证能毫发无伤的穿透,何况是冷兵器时代的战斗。这些都是武将与亲卫结合的功劳。此时亲卫就像把武将放大的延伸,承袭着武将的战斗方式与第一手指令,装备最精良的武器铠甲。在优势时、亲卫绝对是有着最高的破坏力与杀伤力的一群,在劣势时、亲卫是扭转战局的王牌或保护主将平安撤退的护身符,再不济亲卫也是陪着主将战死或俘虏的一群,而且常常当对方要剿灭这样的部队时,往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但相对的,亲卫的建立却是不容易的,忠诚、战力、经验、服从都是亲卫十分注重的,此高要求下、亲卫折损的速度往往比补充的快多了。但一个部队中,身份最受尊重、待遇最好的也当然是亲卫,总之、亲卫在部队的重要性,相当於手、脚在於人一般。

  而我…只是个亲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