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 第2章 因果报应轮回不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小说简介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是作者不负春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段三北,轩辕昊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表面上开朗活泼又又大方,实际上内心灰暗狭小,逼仄得连一个人都程盛不下,更更何况是如果规模庞大,如果很沉重的感情?最后,她被二师兄开枪射击射死,算不算简言之的因果报应?她一生坏更何况喝了孟婆汤跳入转生池,她记忆消失,再也不是那个冷血无情的人,就算是转世去做个畜生,也好过这一辈子的迷茫和流离。。...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小说-第2章 因果报应轮回不爽全文阅读

她表面上开朗又大方,实际上内心阴暗狭窄,逼仄得连一个人都程盛不下,更何况是那么庞大,那么沉重的感情?

最后,她被二师兄开枪射杀,算不算所谓的因果报应?  

她一生坏事做尽,作恶多端,拆散的有情之人不在少数,害死的有义之人多如牛毛,现在真的被判堕入畜生道,好像也是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喝了孟婆汤跳入转生池,她记忆消失,再也不是那个冷血无情的人,就算是转世去做个畜生,也好过这一辈子的迷茫和流离。

她正是这般自暴自弃的时候,那个声音却忽然话锋一转,继续道:“念及段家三女,今有悔过之心,阳世来人祈福。赠一功德箱,转世为人,受磨难七七四十九次,可择……”

“你等等!”段三北眉头一皱,毫不犹豫的站起来,仰头反驳道:“谁有悔过之心?我段三北做事从不后悔,害人便是害了,杀人便是杀了,我管你是什么,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宁愿就这么堕入畜生道,反正孟婆汤一口喝尽,前世因果我统统记不得,干脆就给我来个痛快的!”

她这边说的咬牙切齿干脆利落,那个声音却依然不急不缓,但是原本还若有似无的厉鬼的嘶吼声在这一瞬间全然消失,最上边的那个小小的光点慢慢动了。

居然下来了!

段三北昂着头丝毫不害怕,直视着那个越来越大的光点。

“你有无悔过之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有。”光斑降落在跟段三北同一个高度的时候,差不多也变成了一人高,段三北看不清光芒后边是什么,但是在这个由血腥跟黑暗构成的世界中,这个人的存在异常扎眼。

她挑着眉,大大咧咧的坐在黑红色莲花的花瓣上,问道:“你什么意思?我自己作下的孽,我不悔过,谁还能替我悔过?”

光点不语,随手一挥,一个段三北小指长度的东西就凭空出现,飘到了段三北的眼前。

段三北的目光完全被这个小东西吸引了,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拖住了这个小小的箱子。

真的是一个小小的箱子,是个完整的长方形,就是寺庙中普通的全木质的功德箱缩小了的样子,颜色同她坐着的莲花一样,上面用纯金色的墨水写了两个极小的字,“功德”。

段三北眯着眼睛看着这两个字,用的是楷书,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两个字像是她家大师兄写的,字迹非常像。

她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心想难道替她悔过的人是大师兄?

不应该呀,她家老头忽然凡心触动,替她这个唯一的女弟子悔过有很小的可能。

她家二师兄害死了她,当然也有可能给她悔过,但是她自从下山就没有见过的大师兄会为了一只皮猴子悔过?一定是错觉!

段三北努努嘴,问那光团道:“什么意思?你还没说是谁替我悔过呢。”

“万物皆有缘,缘大缘小非人力可以改变,但是有人……”光点的声音温和柔软,轻轻地笑了一声:“有人想要改变,我佛心念慈悲,自然出手相助,然而缘多缘少,缘又何时来,就不在我们相助的范围之内了。”

“我再问一次,”段三北皱着眉逼问道:“替我悔过的人,是谁?!”

光点中的人摇摇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段家三女,种种因缘皆在你手中的功德箱之中,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段三北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个,她随手把小巧的功德箱收入口袋中,然后继续逼问。

“你还没说,到底是谁替我悔过?”

光团中的人似乎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孩子的性格报漏无疑了,心中有怨恨但是不深,心中有思念但是也不深,该拿的不手软,不该得到的也要想想办法,好像是随心所欲,但是也同让是容易让人心生厌恶的性格。

“你猜是谁便是谁吧,”光团挥挥手,段三北的意识逐渐模糊,她再次昏过去之前,是光团柔和的声音,“功德箱有利有弊,具体条例已经有人为你放在其中了……”

即使是段三北一向脾气好,在第二次醒来得时候,也是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

她深深呼吸,长长吐气,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始疯了一样的敲打周围的棺材板。

没错,就是棺材板。敲过一阵子之后她安静了下来,刚才的举动无非是为了发泄。

她确实需要发泄,还没有来得及接受阿鼻地狱真实存在这个神奇的设定,她就被送到了一个未知地点的棺材里,而且还是被埋起来的那种。

最恐怖的是,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时空,哪个时代。

因为在现代,很多农村地方虽然依旧流行土葬,但一般来说这种棺材不会埋得很深,棺材的质量也不会特别好,她身上的武器不在少数,稍微努努力,薄一点的棺材还是可以破开的。

但若是埋在古代,她就太倒霉了。因为封建王朝的百姓对下葬这一类的事情都会看的很严肃,棺材上几分漆,几寸钉都是有规矩的事。甚至,墓穴垒得也不是严实两个字就能概括的。

段三北平躺在棺材里,一只手指甲拨弄着身下的棺材板,捏了一小点木屑在手指间揉搓,她在心中琢磨,“木头?是柳木?不大像,柏木?啧,也不是……难道是楠木?”

她自嘲的笑了笑,家世倒是蛮不错,做棺材用的都是楠木,等她出去,至少也得是个富家小姐的命。

前提是..她得出去!

这时候,棺材中的空气已经很稀薄了。不必说,下葬的时间可能已经很久了,外边已经没人了。

否则刚刚她那么大的动静也不大可能没人听见,当然也有可能听见了,但是把她当成诈尸吓跑了。

段三北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她是标标准准的身穿,身上的衣服都是死前的那一身。这么想想还真是蛮幸运的,那时候她刚巧出来做活,身上的装备带的要多齐全就有多齐全,可惜能够贴身带的不多,真正有用的一些东西都放在了背包里。而刚才在阿鼻地狱的时候就没见到,可见是找不到了。

段三北贴着小腿放了两把匕首,一把手掌长,薄若蝉翼,一把细长如舌头。她干脆的从贴身的裤子夹缝中把一把长匕首抽出来,顺着木缝儿一点点撬棺材。

可惜,这把匕首锋利归锋利,并不是很坚硬,刀刃划过可轻松见血,但稍微一掰就变弯。

段三北要的也不是把棺材板完撬开,毕竟好棺材板比她都沉,就算利用杠杆原理也不可能用一把小匕首撬开。她是想把棺材破一道口子,稍微放一点空气进来,墓穴里边的空气比较浑浊,虽然还能呼吸,但她继续扑腾下去的话,很快就会窒息了。

想到窒息,段三北的眼神一沉。她体会过那种感觉,在没有拜入无名山的时候,那段生活是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的记忆。如果她可以选择一种死法,绝对不会是窒息死亡。

同理,如果让段三北去选择一种能够让她最恨的人死亡的方法,她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选择窒息死亡。

好在,虽然棺材厚重,但段三北有把好匕首,她很快就削开了一个嘴巴大的三角形断口,然而等到她把那一小块木料拆下来的时候,却没有感觉到比较新鲜的空气流动。

段三北啧了一声,这户人家的家境肯定很不错了,一口真正有面子的厚重棺材可不是只有一层的。如今她躺着的这个棺材还指不定几层厚呢!

无奈之下,段三北只能把刚刚削开的口子继续扩大,以便于接下来,继续挖啊,削啊。

比较幸运的是,开过口的东西再扩大一点就不是很难了,第二层的木料里外都上了漆,她削开之后被大量涌进来的浑浊的带着泥土味道的空气呛了一口,捂着嘴咳嗽了几声之后,又很快就适应了过来。

她把匕首放回裤子的夹缝中,躺回去闭上了眼睛,至少现在基本的生存问题解决了,一具棺材破开几道口子跟打开一个能够供人出入的开口的难度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段三北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劳累的,但是刚刚的体力已经消耗了不少,等到她真正的打开一个能够让自己出去的开口,恐怕早就是精疲力尽,更何况就算出了棺材,外边建造的墓穴也是一个难关。

对于墓穴段三北研究的不深,无名山上的师父也没有教过她们相关的东西,她仅有的了解还是下山后无意之中扫过几眼的几本小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纯粹娱乐,没有能用的东西。

但是该有的常识段三北还是有的,建筑类的东西她也不懂,但是古代的墓穴一般建造的都非常稳固,很多建造的比较好的墓穴,都是可以上千年不坍塌的,而且非常大一部分墓穴的坍塌,是因为千百年来地形的变更问题。

这就比较尴尬了,有点穷途末路了。

段三北知道这时候她其实不应该去想墓穴的问题,毕竟她现在连棺材都出不来,但是——这个地步已经是绝境了,她使劲儿的去思考,一时半会也很难去想出什么解决的好办法。没有水,没有食物,墓穴的建造如果比她预想的更好,那么她的呼吸很快就会变成另一个超过资源短缺的严重问题。

段三北伸出纤长的手指头,从头顶开始慢慢往下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Duplicate entry '461817'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29.142.104','2021-08-01 12:43:11','','classid=2','0','34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