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久爱文学
大家都在看
支教小山村 活色偷香 尤物嫂子 挖掘地球 獒唐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快穿步步成神
神医弃女 龙城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梦回大明春 我的帝国 墨桔无鎏 小姨子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生活 > 你是年少的欢喜
你是年少的欢喜

你是年少的欢喜

分类:都市生活

时间:2021-05-02 12:17:52

作者:令狐冲浪

最新章节: 你是年少的欢喜第三十七章 共患难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蜜宠小青梅(上) 医妻独秀(下) 大魏厂公 爱情纪念照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豪门弃少 锦官城外情深深 三国的女人 天痕封魔录 遮天纪元

你是年少的欢喜孟大c  你是年少的欢喜歌词  你是年少的欢喜电视剧  你是年少的欢喜小说免费阅读  你是年少的欢喜丁沁  你是年少的欢喜余晨丁沁  你是年少的欢  你是年少的欢喜什么意思  你是年少的欢喜下一句  你是年少的欢喜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秦烈是一个帅气多才,话也不多的美男子,喜欢他的人从学校时候就很多了,现在已经是总监的秦烈还是受到很多人的喜欢,只可惜这样的男神令很多女生都不敢靠近。曾经周灿也喜欢过秦烈,也追过他,可是呢,无疾而终。可能是男神注定要主动的追女生吧,以前秦烈不够主动,现在来追周灿,希望为时还不晚。她从小不止一次的怀疑,她一定是捡来的吧?不然她妈妈为什么对她这么坏呢?。


你是年少的欢喜第四十二章 奸情?

这不是周灿和妈妈第一次不欢而散,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她从小不止一次的怀疑,她一定是捡来的吧?不然她妈妈为什么对她这么坏呢?

甚至在最严重的叛逆期,意图拿了爸妈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如果不是亲生的,她立马走人。

可最终到底是怂了。

即便陈春雨对她再歇斯底里,周成山对这个家再无所眷恋,她仍然舍不得离开他们。

可是为什么作为亲妈,陈春雨就能这样一次次的伤害她,推开她,把她对于妈妈的渴望视而不见?

她原本想跟陈春雨说一下邵妈妈的事情,说一下工作的不如意,哪怕只是说一说,她听一听。

然而除了受打击,一无所获。

她知道自己也错了,明知道爸妈的关系是什么样子,还要说那样的话,显然是在陈春雨的心上插刀。

可她就没有错吗?咄咄逼人,强势霸道。

周灿走走停停,居然就这样一路走到了三环路上。

四下张望,好像邵妈妈所在的肿瘤医院,离这边很近。

时间不算晚,不如再去看看她,邵东宁说不定也在。

此时此刻来说,她迫切需要一点安慰,整理了一下情绪,加快了步伐。

b市,首都肿瘤医院。

周灿站在病房外,隔着玻璃往里看了看,邵妈妈已经睡了。

她脸色还是很苍白,看上去比较虚弱,十天后是她的手术,邵东宁父子又喜又怕。

周灿没有推门打扰,转身要走,迎面撞上打水回来的邵爸爸。

他看到周灿还有些意外,这丫头也真是有心,中午才走了,晚上还过来看一眼。

“灿灿,怎么没进去?”

周灿指了指里面,小声道:“阿姨睡着了。”

邵爸爸也往里看了一眼,嘴角涌出一抹安慰的笑意:“那你去找东宁待会儿?”

周灿说好,前后看看,没见到人影:“他出去了?”

邵爸爸也往楼道,打量了几眼,奇道:“刚才接了个电话,说同事来看他妈妈,然后他出去接了,半天也没回来。”

她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说自己去找找,嘱咐邵爸爸早点去休息。

从病房大楼出来,一路也没见到邵东宁,奇怪了,来这个病房也没别的路啊,前面就是停车场,也不可能在那里。

周灿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一边等着他接,一边百无聊赖的往前走着。

第一遍没人接,第二遍响了好久才接起来。

“喂,灿灿……”邵东宁的声音带着一点粗气,像是在压制什么情绪。

周灿听出异常,嗯了一声,问道:“你在哪儿呢?”

“我在病房陪我妈呢,你在家了?”他的的声音带着自己难以察觉的压抑,甚至还带着微微的喘息声。

周灿的眉头皱了皱,她刚从病房出来,他从别的路已经回去了?

刚转身要往回走,几步之遥,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停在那里,车体晃动的暧昧。

周灿鬼使神差的顿住了脚步,然后一步步往那边走去。

昏暗的路灯下,车里的两个人衣衫凌乱,女人的身子白皙,隐约透着情欲的粉红,他们赤裸相交,男人埋在双峰里的脸偶一抬起,周灿的头顶如同一道巨雷炸开。

手里捏着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大脑一片空白。

邵东宁……

岑霜?

你是年少的欢喜第四十一章 争吵

五月十二,母亲节。

周灿从医院离开,买好了礼物回家。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经过邵妈妈的事情,她越发感觉亲情的重要性。

陈春雨的脾气再火爆,骨子里还是疼她的,比如今天,知道她要回来后,就亲自下厨烧了一大桌她爱吃的菜。

饭后,周灿把礼物递给她,她含笑接过去:“算你有心。”

打开包装纸,蓝色绒盒里面躺着一枚珍珠胸针,简洁大气的样式,很适合陈春雨风风火火的个性。

她拿在手里,看样子就很喜欢。

周灿笑盈盈的说:“妈妈,我帮你戴上吧。”

陈春雨愣了一下,任由周灿把胸针拿过去,别在她的胸前,蝴蝶的身子是由绿色宝石镶嵌,与白色珍珠的搭配相得益彰。

“真好看。”周灿赞叹一句。

陈春雨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她本身就是那种五官英气的女人,利落的短发别在耳后,一丝不苟,她不太刻意保养,但就是不显老的那种脸。

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脂粉,很素净,眉目间干练的气质一览无余。可以说,她的脾气和这张脸一点都不搭调。

周灿靠在陈春雨的肩膀上,握着她的手:“我说的是我妈妈真好看呀。”

她好像很少这样靠在妈妈的怀里,印象中只有小时候偶尔会这样亲呢。

陈春雨很少允许周灿这样与自己亲近,总觉得腻歪,而周灿从小就很羡慕那些可以在爸爸妈妈怀里小朋友。

她的身子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周灿,只能轻轻推她一把,言语里带了一点柔软:“这孩子,发什么娇气。”

周灿故意往她肩膀上蹭了蹭,就是不放开,陈春雨也没再动,喊了声:“王妈,切点苹果吧。”

不一会儿王妈端着一盘水果上来,苹果最多,还有一些其他搭配。

“谢谢王妈!”周灿说着拿起小叉子,拈了块苹果送到陈春雨的嘴边。

陈春雨对周灿这样谄媚的样子,心里飘过四个字,糖衣炮弹。

“你这丫头,说吧,是不是惹什么祸了?”

周灿一愣,自己在亲妈心里是这样的形象吗?她已经很多年不惹祸了啊!纯粹只是想腻歪腻歪啊!

“妈……有你这么说自己闺女的吗……我不是想让你多享受点天伦之乐。”

像邵妈妈说的,以后买个大房子,大家住在一起,一定会很热闹。

陈春雨笑着哼一声,拍拍她的头顶:“天伦之乐?你不气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她猛然想起来之前让周灿去相亲的时候,转而又提起来。

周灿哭笑不得,她怎么还没忘了这事儿,无奈再次提醒:“那个,妈妈,我之前说过了,我有男朋友。”

陈春雨递给她一块苹果,神色如常:“我也说过了,家世不匹配,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啊?我跟东宁感情很好,他对我也很好,他爸爸妈妈都是很好的人的。”周灿认真道。

陈春雨心想,家世背景她以前也没想过,直到嫁给周成山生活了几年后。

她现在的日子过的还不够凄惨吗?所以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再陷入这样的悲剧。

她已经没有希望了,可周灿不行。

“男人花言巧语,得到你之前千依百顺,温柔体贴,这种套路我比你懂。”比如年轻时候的周成山,巧言令色,端的是多么温文尔雅的样子,现在呢?

“他不是这样的人!”她努力的争辩,激动的苹果都忘了吃。

陈春雨轻蔑的笑道:“那是因为还没得到你!灿灿,我把话放在这里,你要嫁给他可以。”转而凌厉道,“除非断绝母女关系。”

周灿几乎是毫无防备的被她这话打击到,断绝母女关系?她怎么能够轻易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激烈!您知不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多让我难过!”

陈春雨定定的看着她,眸子里的水光一闪而过,语气上却仍然强硬:“那你去找个可理喻的来当你妈!”

“您说什么呢!”周灿最后一句,几乎是咆哮出来,她看着陈春雨,似乎一点都不为她的难过所动。

她本来想趁着母亲节,让妈妈开心一点,可她为什么要一次比一次说的难听,什么伤人说什么!

“怪不得爸爸不喜欢回来。”周灿的声音很小,在空旷的大房子里却异常清晰,她刚说完其实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俩耳刮子,抬眼往陈春雨那里看去。

“啪!”重重的的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那声音清脆又很沉重,甚至还有回声回荡。

周灿懵了,陈春雨也懵了。

王妈匆匆的跑过来,拉着陈春雨,一边劝周灿。

“灿灿啊,可不好跟妈妈这样说话,快点道歉!”

周灿自知口误,原本心里也懊恼不已,一边抚了抚脸,一边张口:“妈……”

话刚开口,被陈春雨狠狠的打断,她的语气冷硬:“少拿这种东西来讨好我!滚!”

说着,将胸前的蝴蝶胸针扯下,然后狠狠的扔到了墙上,使它瞬间粉碎。

周灿眼瞅着那枚蝴蝶四分五裂,心痛如绞,她看了一眼陈春雨,没再说话,红着眼跑了出去。

她对陈春雨,从来没有这样失望过。

“灿灿……”王妈喊她,又看看陈春雨,来回又在衡量到底应该先安慰谁。

最后气得对陈春雨说了句:“太太啊!你说你这是……明明高兴的很,怎么又成了这样。”

随即赶忙追了出去。

陈春雨僵硬的身子,忽然间像灵魂被抽离,浑身瘫软,脸上那一层冰冷的假面慢慢消失。

她双腿跪地,看着撒乱一地的珠子,什么强势,怒吼统统化作一腔悲鸣,她缓缓向散落一地的珠子们挪动过去。

然后一颗一颗的捡起来,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一个不小心滑落出去。

那个翠绿色的蝴蝶身子断成了两截,不管她怎么努力的拼凑,仍然有一道丑陋的裂痕,怎么对都对不上。

眼泪毫无征兆的落在地上,陈春雨双手捧着一堆残碎,在这个又大又冷清的房子里,无声的抽噎。

她怎么……又搞砸了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